这是一个瑟莱的脑洞。

莱戈拉斯来到瑟爹的营帐,瑟爹看着站在自己面前故作镇定的儿子,起身走到叶子面前,抬起手,指尖在叶子的脸颊下颚流连,感受着他正在努力的克制着颤抖,慢慢抬起他的下巴,让他与自己对视,瑟爹饶有兴趣的欣赏着这这一切。

“为什么会是这样的表情呢,我的儿子。”

瑟爹看着叶子眼中逐渐产生的恐惧,嘴角扬起弧度,但是眼中确是寒冰一般的冰冷,说着,他贴近叶子的面颊,高挺的鼻子若有若无的触碰,温热的气息逐渐萦绕在他的耳边,声音充满着诱惑,“想救他们是么,想救洛汗国么么……”

叶子忽然觉得自己的的左耳被湿润了一下,惊慌着想要推开面前的人,可是没想到却被另一股更强大的力量抓住,反之将自己压制在营帐的桌子上,另一只手掐在自己的脖子上。

“呜…… 父亲……咳咳”

脖子上的力量让自己无法挣扎,感觉有一只手隔着战服在自己的前胸开会来回抚摸,前所未有的恐慌在严重蔓延,“您……呜……”

“我亲爱的儿子,你是我的,我一个人的,你怎么可以因为别人,而来呢?”瑟爹松开束缚他脖子上的手,却整个人压上了上去,额头与身下人儿的相抵,双唇的距离只有3毫米,只要其中一人开口就能触碰得到。


�� 原谅我的脑洞


评论
热度(3)
©佰者里巷ぃ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