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小说试阅】【摊牌中心】Music Beyond Arda(BY 小郁闷)

摊牌qwq

Feanorian:尘与星:

§ Minuet(小步舞曲)[1]

 


 

曼督斯的无尽石阶下,火焰之魂的第三代血脉从最末的梦境中醒来,踉跄着跪倒。他的身形曾如白桦般优美强壮,但现在只余凋零的枯枝残叶。冬青之地的骄傲领主在大能者面前像风中的烛火一样颤抖,流下痛苦和悔恨的泪水。

 

 

 

“你已然忏悔。”裁决之声陈述不言而喻的事实,漠然而沉重,带着足以使山川崩塌的威压。这声音属于阿尔达的王者,它现在在死者滞留的厅堂回响,如在唯一之神面前回响一般,但彼时那声音与世间诸般乐器之声都有相似处,却包含它们所不能及的壮美与恢宏。

 

 

 

透过睫毛上悬挂的晶莹液体,凯勒布理鹏稍稍抬起头,聚集起最后的力量望向最强大的维拉。当他最终开口时,声音微弱却清晰:“我,Tyelperinquar,Curufinwé之子,Fëanáro之孙,在最伟大的爱努面前忏悔我全部的罪孽,与因其流的血。

 

 “我在仇恨中叛离蒙福之地,因盲目而杀戮无辜的亲族;因虚无的骄傲拒绝维拉的宽恕,带领族人留在中洲。

 

“我妄图抗拒北方预言中首生子的命运,强留本应消逝的精灵时代。我渴望重现维林诺的光辉,这渴望驱使着我堕落,于是我被重现的黑暗引诱。

 

 “因我的罪孽,澳阔隆迪的亲族曾流血,伊瑞詹的子民曾流血。我的王和埃兰迪尔战死。黑暗重新笼罩中洲爱好和平的诸种族。

 

 “在回归曼督斯的宁静后,我竟一度拒绝忏悔,并对维拉心怀敌意。但您赐予我反思的机会,而现在我已然忏悔,不为重塑肉体,只是在恳求您的,与因我死去的无辜者的原谅。”

 

 然后他颓然瘫倒在维拉威严的视线之下,一度能抡动铁锤,奏出富于节拍的乐曲的手臂甚至无法勉强维持跪姿。那烛火在猎猎寒风中熄灭。

 

 

 

“纳牟审判死者的灵魂,但我为他们重赋形体。因你的渴望出于善意,且在纳国斯隆德时与费诺诸子的恶行分道扬镳,我准许你以无瑕之身重生。但无人可以承担诅咒而居于维林诺,你将前往Tol Eressëa,并于彼处居住至阿尔达的尽头。维拉如是说。”

 

曼威如洪钟如号角如竖琴如鼓声的判决尘埃落定,他惶恐地喃喃致谢。控制唇舌的与其说是理智,不如说是本能,费诺里安血脉中的本能。

 


 

 上一个纪元,他的父亲在纳国河畔洞窟中,也曾在芬罗德的子民面前吐出精巧甚于矮人工艺的言语。他仍然记得那倨傲自若的神情。双树的光芒黯淡之初,他的祖父也曾号召分裂的诺多子民,踏上同一条没有回程的路。他耳边仍然回响着那狂热的言辞。但他是凯勒布理鹏,不是父亲,更非祖父。他注定要走不同的路。

 

 “一亚初创时已存在的大能者,诸爱努之中的第一位啊,肉体并非我真心所求之物。”梅格洛尔见到他说话的样子,一定会笑着让他整晚抄写诺多的古老诗篇,直到Telperion的光辉被Laurenlin所取代。若是吟诵,这音韵并不契合;但若是交谈,语气又过于浮夸。不过这位诺多中最伟大的诗人早已消失,他的行踪任何埃尔达精灵都无法得知。“我愿献出我所有的一切,为被伤毁的阿尔达劳作至时间尽头,只为换取您的一点慈悲。”

 


 

“说出你的心愿。”

 


 

“黑暗大敌是阿尔达一切不幸的源头,我惟愿在世界之门旁侧,亲见他的结局。”他在曼威面前似乎无所遁形,但亲人——是血脉相连、一同燃烧也一同熄灭的亲人,而非所谓亲族——的记忆为他提供力量,他令自己的声音沉稳如掠过平静海面的微风。

 


 

“此事并无先例,但维拉将从你所请。”连续着听到无数次之后,即使是令人敬畏的壮美声音,也不会令他惶恐了。凯勒布理鹏笼罩在大能者的光辉中,颤栗着迎接曼威的赐福。为进入纷乱梦境而暂铸的虚假形态消散殆尽,他喘息着活动自己崭新的手指,匍匐着贴上地面。在极度的痛苦与光辉中,他再次感到微风拂过真实的脸颊,指甲缝中塞满确实的土壤。曾见过双圣树光辉的瞳仁中,映出虽被伤毁却依然美丽的阿尔达大地。

 


 

他将这一切弃于身后,重生是维拉子民的救赎,但燃烧才是他的宿命。

 


 


 

【试阅结束】

 


 

[1]. 章节名Sonata(奏鸣曲),Variation(变奏曲),Minuet(小步舞曲),Rondo(回旋曲)分别是四乐章式交响乐的四个乐章。

评论
热度(42)
  1. 佰者里巷ぃ诺多王室带刀侍卫队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摊牌qwq
©佰者里巷ぃ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