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期一会 (宗像礼司/瑟兰迪尔,无差拉郎)

两大男神拉郎配了!!!!

未定义:

 


安静的空间。


交错的、忧伤的、深邃的,时空与时空在此碰撞交汇出莫名的哀叹,正如吟游诗人的悲歌,又静谧地消逝,沿着历史的轨迹静静流淌。


全然未知的领域。如果一定要说这是哪里,那么大概是梦境吧。


你从未见过我。


而我也未尝寻得机会与你相识。


除非幻梦。


 






瑟兰迪尔面前摆着一杯白葡萄酒。正如它的颜色的口感清冽,半甜的口味单宁适中,轻透而不腻人——也许是霞多丽,也许是雷司令。瑟兰迪尔不常饮用这一类酒,红葡萄才是他的最爱,可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不会偶尔换个口味,尝试一次破坏他一成不变美学的冒险。生命意味着变化与冒险,从尝试脱离父母的怀抱到坦然奔赴另一个世界比比皆是,精灵王不会选择在沉闷中虚度千年光阴。


于是于梦中与素未谋面的陌生者相会,无疑一次新的冒险。


 






宗像礼司面前的是红茶。他有些诧异,红与白的调换仿佛破坏了他茶道之中的铁则,而铁红色又使他想到更多——青王在自己的梦中回忆最深的往往是红色,天边陨落的那一抹红在他的认知中改变了太多东西。也许是他潜意识狂躁地叫嚣着渴望改变,渴望一个不同的世界,那里没有王、没有头顶摇摇欲坠的剑……而他尚用意志提醒自己,还有无可抛掷的义务催着他继续前行。


或者宗像礼司其实什么也没有梦见。


 






“阁下为何会出现在这里?”


“这也是我想知道的。你是谁,这又是哪里?”


场面是如此离奇,人类的青王与精灵王面面相觑,然后不约而同地静默着。


唯有梦境才能有如此扑朔迷离的力量,让毫不相关的两人得以相见,还能神奇地交谈着毫无障碍。


其如茶道之妙,全在于泡制者心与茶的合二为一。一杯最好的茶,只奉这一次给远道而来素不相识的客人,之后便江湖相忘,永不得见。


正所谓一期一会。


 






鄙人是Scepter4室长、青王宗像礼司。既要坦诚相待,烦请阁下也报上尊姓大名,西洋人。


年轻的人类,我是精灵王瑟兰迪尔。


精灵王?……不知您是从何而来呢。在我的世界中,我从未听说过有什么精灵。


而我也没有听说过什么德累斯顿的石板。精灵的时代早已过去,人类当道,却又搞出了什么花样?


不过是些妄图造神的机巧,结局却常是收不住,最后仍然是人类遭了殃。


原来时间枉过几千年,人类也是如从前不知教训。止于彼此,且不能说精灵未犯过相似的错误,单单看那枚至尊魔戒……也不知害了多少条性命去。


真是素未听闻的传说啊,精灵王,本以为上古的生灵都无比睿智,却没想到也会有这副凡人心相。


……我看见了你背负的利刃,人类的王。我也看见了你的死亡。


这已经不重要了,不是吗?我已然见过太多人殒命于此,包括最亲密的长辈与友人。德累斯顿的石板会耗尽“王”的生命力,我所关心的,只在于我要在还活着的时候完成的。


魔戒消失后,也有海面上张着白帆的船只带着我的友人去了西方,那之后再也没有回来。






tbc.






文发完了,那么现在才是正题。


本来我不想发这篇的,跨剧拉郎嘛,逻辑死了嘛,没写完嘛,怎么样发出来也不好意思吧。而且这两天还病着……


但是我今天真是坐不住了。


之前挂人掐架我都安静地围观安静地拉黑,说出“结局换CP”这种话明显也是开玩笑的,但是从ET闹到all瑟头上,我实在是不能忍了。


一言以蔽之,所有以爱为由而编织的故事,都是善的,在字里行间能嗅出作者怀揣的一颗真心;而以诋毁为由写作的,没有资格为自己本身的恶做辩护,污浊的气息令人作呕。


我一直以来都是个脑洞星人,经常会联想太多。我也不否认我热爱写拉郎,尤其是跨剧拉郎,像这篇把自己的女神拉出来一起玩,的确是有些不妥当。但有一点请搞明白了:


拉郎≠拉黄瓜,两者相去甚远!


(况且这还是个如此恶毒的词语)


拉郎在我的笔下,只会有英雄相投、迁客相依、敌者相惜。也止于此了,我不想赋予他们太多不属于他们的东西。


为什么要写拉郎?


我想看不同身份、不同背景之间人与人相遇,碰撞出的星火引燃关于人性的共鸣。尤其是一期一会,不相似的是你我之间都闻所未闻,相似的是天道轮回、跨越时空的阻碍还能看到的本心。


对于命运、对于人生的共鸣,大概就是最易于接近“爱”的东西了吧。








当然,归根结底还是脑洞大……


【【【【【【【。

评论
热度(15)
  1. 佰者里巷ぃ吞噬未定义的企鹅德里奇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两大男神拉郎配了!!!!
©佰者里巷ぃ | Powered by LOFTER